這是小ㄋㄞ媽借給我的書 榕樹下的娃娃聲 (新竹國泰醫院 曾英智 醫師寫的)…

看完之後很感慨 (一邊上班一邊哭)…每個寶寶背後都有一位偉大辛苦的媽媽冒著生命危險剎那間不敢生第二胎了

 

醫師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畢業,現任國泰綜合醫院新竹分院婦產科主任,多年行醫經驗,讓他對生命有新的體驗,「榕樹下的娃娃聲」就是他在讚嘆生命之餘所記錄的過程。寫作期間每每因為接生或是手術而打斷思緒,一路跌跌撞撞才完成出書。感慨說出門診中一位媽媽因「羊水栓塞」造成的不幸案例,是促成他出書的念頭。

在會中 曾 醫師也呼籲產婦及家屬,千萬要重視基因篩檢的重要性,書中有一篇關於唐氏症妹妹的故事,就是因為她,讓 曾 醫師興起幫助喜憨兒的念頭。 曾 醫師說媽媽懷胎十月真得很辛苦,為人子女應該孝順父母。

醫師說,在婦科行醫這幾年中,所發生的事,就像一幕幕電影般,不斷重覆上演,「榕樹下的娃娃聲」收錄30多篇文稿有「愛滋寶寶」、「沒有了媽媽」、「聽不到的心跳」、「你是媽媽最後一個寶貝」、「她的慣性流產,那一夜我們很慌亂」

 

「沒有了媽媽」 :

深夜三點。

先生不安的衝到護理站。

「護士小姐!我太太說有東西從陰道裡流出來!

負責值班的秋梅回答「沒關係,應該是破水了,我等會而去檢查一下。」

一如往常的待產室對話,一切顯得那樣的平常。

秋梅走到媽媽的床邊。

媽媽氣若游絲的說著:「護士小姐,我胸口好悶喔…」

「我覺得…快喘不過氣來了…」

「我..我…呼吸愈來愈困難了…」

「好難過…」

「好不舒服喔…」

突然間,媽媽的臉色發黑,全身開始抽慉。

胎音監測器顯示胎兒心跳從一百、七十五、五十…,在瞬間急速下降。

秋梅大喊:「快Call 曾 醫師…!!

半夜,我接到電話,第一個念頭;完了!羊水栓塞!

我在電話裡大叫:「快送開刀房!」「」

接著,匆忙的上了車,一路急駛到醫院。

衝到開刀房,麻醉師正在搶救中。

麻醉師看到我,邊急救邊大喊著:

「測不到媽媽的血壓、脈搏和心跳,也測不到寶寶的心跳!

一切準備就緒後,我手上拿著手術刀,猶豫了五秒….

沒有了生命跡象的媽媽和沒有了心跳的寶寶…

我還要這樣讓媽媽多捱一刀嗎?

麻醉師拼命的打著強心劑和升壓藥。

突然,他大叫:「有量到一點點脈搏了!

這句話讓我振奮起來,當下決定,要開!至少要把寶寶救出來!

不到三十秒的時間,我已迅速的將寶寶撈出來,

一旁待命的小兒科醫師馬上接過寶寶開始急救,

三十秒後,小baby恢復了心跳,膚色也開始從蒼白慢慢的轉變為紅潤。

但是…媽媽卻一直沒有任何反應,沒有任何的生命跡象。

我邊關閉傷口,邊和麻醉師繼續急救著。

負責抽藥劑的文華和負責打針的美君急促的、不斷的一值在重複這樣的工作,

除了儀器的聲音,沒有人再發出其他聲音。

再打了幾佰針的強心劑下,機器慢慢的偵測到些微的脈搏和不穩定的血壓…

初步的急救完成,我們連忙把媽媽送到加護病房。

走出開刀房,

疲憊的感覺是因為剛經歷了一場和死神的搏鬥。

開刀房外,是一群聞風而至的家屬,

臉上的口罩讓我的呼吸更加沉重。

我心裡想著,我要如何面對這一些家屬?

要如何為他們說明什麼叫「羊水栓塞」呢

天已經亮了,同事們也陸陸續續來上班了。

聽了 文華和美 君的說明,大家也急忙到了加護病房關心媽媽的狀況。

社服人員也協助從網站上找到一些關於羊水栓塞發生的原因給家屬瞭解,

同時告知他們醫院現在所處置的方式。

先生緊緊握著我的手。

每人的臉上,盡是絕望的溺水者抓到一片浮板後出現一線生機般的表情。

懇求的、哀求著說:「就就她吧!醫師!

「 曾 醫師拜託你…」

「救救她好不好…」

我想起媽媽在產檢時開的玩笑。

她說:「盼了十年了,終於讓我等到女兒囉,讓我死了也甘心啊!

那句話,像揮之不去的夢魘,不斷的,在我耳邊複誦著。

她的老大是個兒子,可是她從心裡盼望著能有一個女兒,

她總說著:「女兒好啊!」「女兒貼心呢!

她要如何打扮她的寶貝,還不忘調侃我說:

「哎呀! 曾 醫師你不懂啦!你又沒有女兒。」

彷彿那瞬間,她的寶貝已經從肚裡出來似的。

在這十個月的日子裡,

我感染她的期待與喜悅,

陪伴著她,從肚裡的小胚胎開始,慢慢的成為一個可愛的人形。

腦理不斷浮現的,是她那句現在聽來令人嘲諷的

「盼了十年了,終於讓我等到女兒囉,要我死了也甘心啊!

……我的心情愈來愈沉重,我打定主意,如果她醒來,我非好好罵罵她不可。

加護病房裡,她不斷的被輸著血、不斷的打著強心劑、不斷的加著升壓藥。我站在她的床邊,看著她蒼白的臉,毫無血色的雙唇,緊緊的閉著,全身插滿了管子的她實在讓我無法和前一晚剛來待產的樣子連想在一塊…。

我在心裡對她說:「加油啊!你等待那麼久的寶貝已經出來囉!

「你只要睜開眼就可以看到了。加油呀!

「如果你就這樣放手走了,我一定會罵妳是沒責任感的媽媽!

「如果這樣…妳下次不要再來找我產檢了…!

可是,一直到了晚上八點,媽媽都沒有好轉的跡象。

先生和家人大概知道沒希望了。

他們心痛的決定,把媽媽帶回家,不要再讓她承受這樣的痛苦了。

我協助 張 先生和她的家屬們把媽媽身上所插的管子拔除,

媽媽清秀的臉龐盡是血跡…

鼻孔、嘴角… 張 先生悲痛的用顫抖的手拭去媽媽臉上的血跡,

我看著他望著深愛的妻子,

咬緊了牙根,從微微的抖動抽泣到深沉的嗚咽,

我回想著她前一晚來待產的期待與喜悅,

比對上她現在的模樣。

我拍拍 張 先生的肩膀,也忍不住哽咽起來。

他們把媽媽全身擦拭乾淨,再為她換上漂亮的衣服。

先生在她的耳畔輕柔的喚著:「老婆,我們要回家囉…」

直到這,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痛哭起來…

我 和張 先生擁抱著,不知道該是誰給誰力量,

我的腦海不斷浮現的,是她這時個月以來產檢的點點滴滴。

先生哭腫的雙眼看著我,拍著我的肩膀對我說:

「 曾 醫師,別難過了,我知道你已經盡力了」

但是我愈無法平復自己的情緒,望著媽媽微溫的遺體,我真的崩潰了…

送走 張 先生他們後,我在值班室裡哭了一整夜。

羊水栓塞到現在仍然無法避免,它的發生率約再八千分之一左右。

羊水栓塞的臨床表現非常戲劇性;

通常上一分鐘還好好談笑著,下一分鐘就好像呼吸不到空氣般,呼吸困難、抽慉、心肺衰竭,接著就會七孔流血死亡,常常令人措手不及。

這項疾病早再六十年前就已經被發現,

主要可能是因為羊膜穿刺、外傷、陣痛或生產時子宮下段或子宮頸的撕裂傷讓原本被羊膜包覆的羊水進入媽媽體內,

這些羊水帶有些許胎兒的雜質,從血液中窒住肺部的血管,造成媽媽無法呼吸而死亡。現在也有認為可能是媽媽對胎兒的洋水過敏,遺憾的是,現在醫學仍然在預防和治療束手無策…。

 

 我每天都會到小兒科加護病房,看著那可愛的寶貝,一天比一天好轉,

但想到不幸逝去的媽媽卻又讓我的心情沉重起來,

我很想跟她說:「 曾 醫師沒有騙妳,妳的寶貝真的很漂亮…」

我希望每一次辛苦十月帶來的都是生命的喜悅,

雖然我知道是不可能的,

但是,身為醫師的天職,我一定會努力的挽救每一個可能的不幸。

祝福全天下的孕婦都能生產平安、順利。

全站熱搜

昀晞的辣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