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暑假第一個月是去參加一個美語夏令營

雖是全新環境

但美式歡樂幽默的學習氣氛, 每周一次到外縣市戶外教學, 加上有一位幼稚園時期的好朋友作伴

倒也相安無事每天快快樂樂得過暑假

三週過去了就在快要到尾聲的時候

昀開始說著交朋友的問題

[她沒有好朋友]

[大家都不跟她玩]

[大家都只跟ooo玩, 因為ooo很可愛]

[有主動交朋友.但大家都不理她]

乍聽之下情境很聳動

冷靜思考與了解後,另有一番領悟

類似的問題在小一時期就發生

有跟國小老師談過

大致情形就是[昀沒有特定固定的好朋友, 或是也沒有加入哪一個小圈圈, 所以有時會沒有歸屬感]

是啊..昀實際感受也沒那麼糟

她還是想去夏令營..每天回來也是分享跟同學的點滴(不論好壞)

每天依然很開心

我與老公除了安慰她鼓勵她[做自己]之外,也指點她一些可能讓別人不喜歡她的原因

我又回想到小時的我, 跟現在的我個性截然不同

現在的我: 自信大方/熱情/活潑/愛講話 ---> 自我感覺良好

高中以前的我: 自閉/害羞/不善言語 --> 因為小時候的我很胖, 心裡非常自卑, 根本沒有朋友, 下課時也就一般獨自相處偶爾跟同學聊幾句

更沒有跟朋友一起出去玩這檔事, 當時的我最討厭班上要分組, 老師都很說自己找組員

我就很裝作若無其事的自己盯著課本, 其實眼角餘光一直飄向周遭, 看著聽著同學們嘰嘰喳喳的找組員

我很想加入, 但是不要說自動提出, 我連正眼看著他們的勇氣都沒有

有時附近的正好缺一人, 他們可能會隨口問我要不要參加

我也很假仙淡淡地說好..其實內心很激動

大部分時候都是沒有人找我

最後老師就會做一件很殘酷的事

[沒有分到組的同學起立]

班上就約個位數的人不甘願地站起來..當然包含我

旁邊傳來細微的訕笑與指點

這是種羞辱

[我不在乎]--> 我這樣麻痺我自己

就這樣一直過了多年....直到國二...坐我旁邊的一個女生

個性活潑大方朋友很多... 就是人見人愛的那種女生

在開學後的第一次分組

[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

喔...天哪...她主動問我..而且不是因為要湊人喔

我永遠記得她笑得彎彎的眼睛

讓我心中充滿感動與感激

從此..我算有了固定好朋友..也第一次跟朋友去看電影逛街

也第一次到朋友家玩

之後我的個性開始慢慢脫離閉俗 --> 雖然身材依舊沒脫離胖

但我心境已逐漸在改變...開始慢慢激發出我內心的熱情與活力

我就是知道我不一樣了

因為我看到了陽光

 

後記: 晚上聽到昀說了交友的煩惱..青春往事不由自主的湧上心頭..心中淡淡的苦澀哀傷讓我輾轉難眠

失眠只好起床訴諸於文字...也驚訝..原來我還記得..一直沒忘記

 

 

全站熱搜

昀晞的辣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